元宇宙元年,聊聊人類如何進行“兩棲”生活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天津日報 作者: 編輯:靳永鋒 2021-11-24 22:56:20

內容提要:現實生活中,如果你想尋找一家餐廳吃飯,你會怎么做?通常是在你到達了具體位置后,再打開大眾點評、小紅書等工具,在真實的物理世界和抽象信息之間建立連接。

圖⑴VR、AR體驗館吸引年輕人體驗。受訪者供圖

圖⑵VR、AR體驗館吸引年輕人體驗。受訪者供圖

圖⑶今年在國內各大科技展會上展示的虛擬現實技術。新華社發

圖⑷今年在國內各大科技展會上展示的虛擬現實技術。新華社發

圖⑸今年在國內各大科技展會上展示的虛擬現實技術。新華社發

天津北方網訊:現實生活中,如果你想尋找一家餐廳吃飯,你會怎么做?通常是在你到達了具體位置后,再打開大眾點評、小紅書等工具,在真實的物理世界和抽象信息之間建立連接。而“空間互聯網”其實是希望未來用戶能夠像“鋼鐵俠”一樣,走到一個街區,不需要打開手機,面前就有一個虛擬管家,介紹附近新開餐廳、常去餐廳信息,并強烈推薦幾家你喜歡的餐廳。

這是科技專家描繪的未來生活,這里說的“空間互聯網”就是元宇宙,有可能成為移動互聯網的下一個形態。

元宇宙到底是什么?

元宇宙的概念首次出現于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說《雪崩》中,書中描繪了一個稱為元宇宙的多人在線虛擬世界,并早在社交網絡到來前就預言了未來虛擬時空中的人類社交與其他活動。元宇宙指的是通過技術能力在現實世界基礎上,搭建一個平行且持久存在的沉浸式虛擬空間,用戶可在其中進行文化、社交、娛樂活動。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沈陽教授認為,元宇宙是概念和技術的關系,是一個探索性的概念,其核心內涵包括虛實融合、以用戶生產為主體、具身互動、統一身份、經濟系統五個部分,是整合了多種新技術的虛實相融的互聯網應用和社會形態。“元宇宙仍是一個不斷發展、演變的概念,不同參與者以自己的方式不斷豐富著它的含義。”

沈陽教授分析說,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加速了社會虛擬化,在不斷完善的疫情防控政策下,全社會上網時長大幅增長,“宅經濟”快速發展。線上生活由原先短時期的例外狀態成為了常態,由現實世界的補充變成了與現實世界的平行世界。線上與線下打通之后,人類的現實生活開始大規模向虛擬世界遷移,人類成為現實與數字的“兩棲”物種。因此,2021年已經成為人類社會虛擬化的臨界點。

天津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博士、廣告學系主任胡振宇認為,2021年被稱為元宇宙元年。元宇宙吸納了信息革命(5G/6G)、互聯網革命(web3.0)、人工智能革命,以及VR(虛擬現實)、AR(增強現實)、MR(混合現實),特別是游戲引擎在內的虛擬現實技術革命的成果,向人類展現出構建與傳統物理世界平行的全息數字世界的可能性。

“沿著這個技術邏輯,我們可以想象‘元宇宙’借助VR、AR、智能穿戴設備等數字技術手段,創造出一種新的深度沉浸式的虛擬交往空間,進一步用數字化的形式弱化現實世界空間上的隔離感,使得虛擬交往成為人類交往的重要形式和內容。”胡振宇說,毫無疑問,新的交往形態會產生新的商業機遇,這將為資本擴張帶來更多的可能性,也就不難理解元宇宙成為一段時期以來全球股市熱捧的概念。

元宇宙究竟有多火?

近期,元宇宙像龍卷風一樣瞬間席卷整個科技圈、社交媒體和朋友圈,更有業內人士將2021年稱為“元宇宙”元年,元宇宙呈現超出想象的爆發力。

元宇宙概念大熱,科技公司自然是首當其沖,扎克伯格宣布將Facebook更名為Meta、蘋果宣稱2022年將推出蘋果頭盔,微軟宣布計劃將旗下Microsoft Teams變成“元宇宙”。國內巨頭也不甘寂寞,阿里、百度、騰訊、字節跳動、華為等都積極躬身入局。

11月11日,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元宇宙產業委員會舉辦揭牌儀式。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是中國移動通信領域唯一一家全國性的社會團體,成員包括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等。而元宇宙產業委員會于10月15日獲批成立,是國內首家獲批的元宇宙行業協會,致力于推動元宇宙產業健康持續發展。元宇宙產業委員會提出,元宇宙是第三代互聯網,也是全球創新競爭新高地。元宇宙作為前沿數字科技的集成體,應用到全社會的各類運行場景,實現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將開啟人類數字世界的全新空間。

元宇宙離我們有多遠?

“我們現在看互聯網,都是平面的互聯網,整個互聯網資訊,都分布在一個手機界面上,是平面的。如果VR技術鋪開后,人人都通過VR上網,現實世界和虛擬現實技術交互,而不是通過手機上網,那所有的商業模式都將改變。這也是元宇宙概念火爆的原因。”天津大學智能與計算學部軟件學院翁仲銘副教授說。

“我曾經提出過有點類似元宇宙的概念,虛跟實的交替。”翁仲銘副教授說,例如游客進入北京圓明園古跡,只能看到現存的幾根柱子以及曾經的黑白照片,游客只能依靠想象和講解員口中的描述將圓明園曾經的輝煌浮現在腦海中。但如果是利用元宇宙,游客可以看到曾經的圓明園拔地而起,不僅有建筑,還有周邊的布景以及在市井中走路、交談、游玩的虛擬人物。當游客進入古跡,走在虛擬的建筑中,才可以看到以前圓明園真正的樣子,與虛擬的人物并肩前行,身臨其境。

翁仲銘副教授說,天津的大沽口炮臺,非常著名。但可玩性并不強,可看的東西還比較少。曾經的炮臺的氣魄感受不到。如果在現場,游客帶上AR頭盔,進入虛擬世界,呈現大沽口炮臺的原貌,甚至有虛擬的士兵從運送炮彈、裝填再到發射全部呈現,游客通過元宇宙相關設備回到當年,感同身受。這個時候虛擬貨幣也可以出現,可以在虛擬的空間里賺取和消費。游客參加游戲可以賺到虛擬元寶,再到其他店鋪換取或者購買禮物,這就是商業升級、創作升級。這是可以落地的元宇宙產業,這也是普通人真正能接觸到元宇宙的形式。

沈陽教授認為,大規模元宇宙的產品化進程還十分遙遠,但虛實融合已是互聯網發展的大趨勢。結合天津科技創新產業政策優勢,本地科技企業可以有選擇地發展相關新技術,比如:VR、 AR、云計算、數字孿生、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智能硬件,以及相關行業,包括智慧城市、智慧園區、智能汽車、電子商務、數字旅游、教育類游戲、心理治療、老人陪伴、國潮時尚等。

元宇宙如何影響生活?

在沈陽教授看來,一方面元宇宙因具身交互、沉浸體驗及其對現實的“補償效應”而具備天然的“成癮性”,雖然我們的愿景是讓人們在虛實之間自如切換,但沉迷風險必然存在,這與近期國家對游戲等產業的監管加碼也相呼應。另一方面,倘若虛擬世界的價值理念、交互邏輯、運轉規則和現實世界出現明顯分化甚至是異化、對立,使得沉浸在虛擬世界中的人對現實世界產生不滿、憎恨、仇視等負面情緒。此外,過度沉浸在虛擬世界亦有可能加劇社交恐懼、社會疏離等心理問題,抑或影響婚戀觀、生育率、代際關系等人際問題。

胡振宇副教授也提醒說,元宇宙給人類生產生活帶來新可能的同時,也必然會帶來新的問題。正如《經濟學人》雜志刊發的文章稱:“通過使用虛擬現實、增強現實、虛擬角色和計算機生成的栩栩如生的影像,元宇宙會進一步消除人類線上和線下生活的邊界。”也就是隨著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邊界的消融,人們將承受這種看似沒有極限的消融所帶來的交往壓力。對于適應互聯網技術引發交往焦慮的當代人來講,元宇宙勢必將增加這種焦慮,進而對人的精神世界持續產生難以估量的影響。

可以想見,元宇宙中極致化的沉浸體驗可能會讓人們產生現實與虛擬的混亂情緒,加深對現實世界的疏離感,進而對人們產生持久的負向心理影響。在“網癮”問題尚未解決的情況下,人們有理由對元宇宙可能帶來的“虛擬致死”保持警惕。人類因為交往產生意義,交往過載會造成意義的泛化,導致人對自我價值的虛空感。如果遵循這個邏輯深思下去,元宇宙中的虛擬交往會進一步加重人對人本身存在意義和價值的不確定感,有學者批判,元宇宙可能會帶給人類交往的深度內卷化。

此外,從時間角度看,當人們將現實時間不斷挪用為元宇宙的虛擬時間,必然導致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對于時間的爭奪狀態;從空間角度看,元宇宙虛擬空間不斷侵蝕人們的現實空間,也必然會造成人們對空間感的迷茫。人本質上是一個受限的時間存在物和受限的空間存在物,而元宇宙很可能將人的現實肉身與數字肉身帶入一種矛盾態。胡振宇副教授說,元宇宙作為一種所謂未來的平行空間,其商業價值當然可以去盡情想象,但是人們要對其可能帶來的交往陷阱保持審視和警覺。

元宇宙,是概念還是未來?

技術渴望新產品,資本尋找新出口,用戶期待新體驗,這是“元宇宙”概念在今年大爆發的主要原因。不少國際知名咨詢企業看好元宇宙的未來,如彭博行業研究報告預計元宇宙將在2024年達到8000億美元市場規模,普華永道預計元宇宙市場規模在2030年將達到1.5萬億美元。

沈陽教授歸納說,如果VR、AR應用,具備社交性、開放性、經濟性、分身性等可以稱為標準版元宇宙應用,如果所有屬性都具備,而且還有觸覺、溫度感知等多種器官體驗,可以稱為高配版元宇宙應用。目前標準的元宇宙應用層級,VR、AR、裸眼3D等應用,2021年全球設備銷量在1000萬套左右,現在包括天津在內的城市都有一些VR、AR體驗館,還沒到大眾普及的階段,但是在醫療、教育領域都有非常多的應用。

記者在采訪中也了解到,雖然元宇宙還處于概念期,但是打著元宇宙旗號的套路與騙局已經有滋生的苗頭。一些知識付費項目甚至把元宇宙包裝成未來科技的唯一出路,仿佛誰沒上這趟車,就要被時代所拋棄,以販賣焦慮的方式推銷所謂的網絡課程。有關元宇宙概念的書籍從幾十元到上百元,銷量可觀。“對待新鮮事物,我們需要保持好奇心,因為這是人類進步的動力,同時也要保持必要的警戒心,不能人云亦云,盲目跟風。警惕商家的套路和騙局。” 翁仲銘副教授提醒說。

“元宇宙目前是概念的意味更多些,基礎硬件亟待升級,不能說沒有,但是絕不能說馬上實現。”天津2037VR連鎖體驗館負責人陳先生坦言VR的主流游戲已經推出很多年,但一直沒有更新,差不多兩年時間都沒有出新的作品。新鮮感少,用戶體驗也會減少。目前市面上好玩的VR游戲只有二三十款,但并沒有一款像手游LOL、王者榮耀這類耐玩的游戲。“我們經營VR體驗館來玩的基本都是新客,首次體驗還可以,但玩第二次、第三次的用戶非常少。”陳先生說。

沈陽教授認為,由于元宇宙產業還處于初期發展階段,具有新興產業不成熟、不穩定的特征,未來發展不僅要靠技術創新引領,還需要制度創新(包括正式制度和非正式制度創新)的共同作用,才能實現產業健康發展。從產業發展現實來看,目前元宇宙產業仍處于“社交+游戲場景”應用的奠基階段,還遠未實現全產業覆蓋和生態開放、經濟自洽、虛實互通。元宇宙的概念布局仍集中于XR及游戲社交領域,技術生態和內容生態都尚未成熟,場景入口也有待拓寬,理想愿景和現實發展間存在漫長的“去泡沫化”過程。

還有一種聲音則是,元宇宙是VR、AR的重新包裝。

“元宇宙不是一個新的概念,它更像是一個經典概念的重生。”翁仲銘副教授有自己的看法,他認為元宇宙是新炒作的概念,其實就是AR、VR等技術的升級版,是在XR、區塊鏈、云計算、數字孿生等新技術下的概念具化。比較不一樣的是元宇宙打開了一個比較大的視野。元宇宙是在傳統網絡空間基礎上,伴隨多種數字技術成熟度的提升,構建形成的既映射又獨立于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同時,元宇宙并非一個簡單的虛擬空間,而是把網絡、硬件終端和用戶囊括進一個永續的、廣覆蓋的虛擬現實系統之中,系統中既有現實世界的數字化復制物,也有虛擬世界的創造物。AR、VR比較局限于某個游戲場景,虛擬現實比較偏向游戲,十分受限。而元宇宙創造一個新的空間,擁有新的人生,融合新的世界觀,開啟新的生活。元宇宙進入更高的虛擬世界,在這個世界中創造新的人物,在新的世界中學習、工作、用虛擬貨幣進行交易。“對于我來說,元宇宙沒什么好操作的,只是把它當作新技術的延伸。”翁仲銘副教授說,“VR、AR產生不了更多的需求后,研發也跟著沒落,這也是近年來VR、AR相對落寞的原因,而元宇宙是VR、AR的重新包裝,使其再度回到大眾的視野中。”(津云新聞編輯靳永鋒)

下載津云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于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于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1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
优信彩票官网-欢迎您访问! 外汇 | 韶关市 | 克什克腾旗 | 宣化县 | 贞丰县 | 南开区 | 武胜县 | 遵化市 | 连云港市 | 三穗县 | 江都市 | 德令哈市 | 阜平县 | 海原县 | 桑日县 | 南投县 | 凌云县 | 额济纳旗 | 正定县 | 社会 | 永寿县 | 滦南县 | 合川市 | 达日县 | 宁乡县 | 达拉特旗 | 民和 | 怀集县 | 玉屏 | 阜新市 | 息烽县 | 顺平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