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來跑去”的快遞小哥們何時能不受堵不受懟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工人日報 作者: 編輯:鄧坤偉 2021-11-01 08:50:15

內容提要:每天,外賣騎手、快遞小哥、網約車司機為了你我的美好生活,接單送餐、配送快件、接送乘客,大部分工作時間都是“跑來跑去”。奔忙在路上,他們有哪些煩心事兒?近日,《工人日報》記者在沈陽、青島、南昌等地,跟隨他們一道,探訪他們戶外勞動的現狀、困境和愿望。

每天,外賣騎手、快遞小哥、網約車司機為了你我的美好生活,接單送餐、配送快件、接送乘客,大部分工作時間都是“跑來跑去”。奔忙在路上,他們有哪些煩心事兒?近日,《工人日報》記者在沈陽、青島、南昌等地,跟隨他們一道,探訪他們戶外勞動的現狀、困境和愿望。

沈陽外賣騎手:

“外賣、快遞車輛不得入內”,怕超時只好停在門口或機動車道上

10月19日11點,在沈陽市有名的電子商業街三好街一座商廈附近,亂停亂放的電動車將人行出入口堵得嚴嚴實實。送餐員董鵬著急地尋找著停車的地方,眼瞅一個男人挪開了車,他趕緊將車子駛進去。“堵門子呢,還能不能讓人過去?!”男人吼道。

“大哥,不好意思,我這快到點了,一會兒就走。”董鵬頭也不回,一溜煙兒地跑進了大樓。

大廈正門臨近行車道。門口的停車點被共享單車占滿。大廈門口貼著醒目的提示:“外賣、快遞車輛不得入內。”執勤保安眼神犀利,不給外賣騎手和快遞小哥一點“插空”的機會。

近兩年來,為整治市容市貌,沈陽市圍繞商圈、地鐵、車站、居民區等用車需求較大區域,增設了1.5萬個停車點。只有部分停車點規定外賣送餐車和共享單車可以混停。天氣轉涼,共享單車周轉率低,在車位緊張的停車點,供送餐車停放的空間更小了。

12點,沈陽市中央商業區附近的咖啡店訂單高峰來臨,董鵬剛到門口,就被七八輛電動車堵在了機動車道上。他只好將送餐車停在路邊,急匆匆走向咖啡店,后面被擋的汽車立即按起喇叭。1分多鐘后,董鵬從咖啡店出來,邊向后面車主道歉邊啟動送餐車。其實,馬路對面有個外賣停車點。可是,停到那里,董鵬要繞行80多米,他不愿冒著“訂單超時”的風險過去停車。

記者一路騎行注意到,有的外賣騎手著急送餐,將車停在機動車道上;有的將車硬擠進停車點,結果一排車被擠倒;還有的干脆將車橫在共享單車前,以示停在了停車點。

即便停好了車,不少外賣騎手心里也不踏實。上個月,孫天齊送餐前將車停在路邊,送完餐,他發現車倒了,前輪擋板被摔壞了。舍不得修,他用透明膠布粘住,將就騎著。去年8月,同樣是電動車倒了,電瓶被摔壞,他推了3公里才回到站點,花了500多元換了個新的。

孫天齊簽約站點的負責人董剛說,送餐員很怕丟餐。3年前,一個新來的小伙子4個月丟了3次餐,后來干脆不干了。“人去送餐了,其他餐包在車上,丟餐的情況很容易發生。”董剛說。

青島快遞小哥:

夏不遮陽、冬不擋風,休息只能“打游擊”

10月20日9點,記者在青島市嶗山區某小區見到王守偉時,他正忙著將27個快遞配送到菜鳥驛站。停車、打開后備廂、將快遞卸到驛站、簽字、發動汽車,整個過程用時3分鐘。

“可不敢耽誤,一天600個件兒等著我送呢!”說話間,王守偉將車駛離小區,開往下個站點。因為有駕照,他成為站點唯一一位開車配送的快遞員。

這是一輛破舊的面包車,駕駛座和副駕座椅破了幾個洞,有限的空間內放了兩瓶礦泉水和車載煙灰缸。

王守偉負責7個小區驛站的配送工作,總距離跨度超過5公里。他每天6點準時到達站點,分揀兩個小時后,8點開始第一輪配送,中午返回站點,進行第二批分揀、配送,忙活完常常過了晚上7點。

“現在物流跟蹤可以精確到小時,總有心急的顧客催件,一旦被投訴,我們將面臨50元~150元的罰款。”為盡快配送,王守偉在每個驛站停留的時間不超過5分鐘,回到站點又片刻不歇地分揀,經常顧不上喝水,一天只吃一頓飯。

王守偉覺得,這些都不算苦,最難的是雨雪天,車子經常堵在路上一動不動,配送時要打傘又要保護好快遞,很不方便。遇到個別小區不讓進入,王守偉就將快遞捆綁到小拖車上,往返幾次送到驛站,“多跑幾趟倒不怕,就怕車停在路邊被貼罰單,這一天就白忙活了。”

記者走訪發現,像王守偉這樣開車送件的并不多,大多數快遞站點為了節約成本、方便停靠,選擇將電動三輪車作為配送工具。但電動三輪車夏不遮陽、冬不擋風,安全性也不高。

快遞員段新陽就用公司配備的電動三輪車送件。車子每3年更換,維修費由快遞員承擔。每天要跑100多公里,三輪車耗損過重,今年開始出現各種問題,光電機就換了3次,花了1700多元。

段新陽說,公司沒有休息的場所,電動車又是“人包鐵”,每到中午就到處打游擊,天氣暖和時坐在車上看會兒手機,冬天就到周邊酒店大堂休息會兒。

南昌網約車司機:

有廁所的地方難尋停車位,為減少上廁所不得不少喝水

10月24日,從7點到11點,南昌網約車司機熊磊連續接單4個小時。“今天上午比較給力,一單接著一單。”結束一單后,熊磊調高了車載音樂音量,伴隨著輕快的音樂節奏,他前后轉動肩膀,簡單活動了兩下。

“叮咚!”一條提示消息響起。熊磊告訴記者,這是平臺為避免司機疲勞駕駛,對司機連續接單4小時后發出的強制休息20分鐘的提示音。這20分鐘內,司機不能接單。

但熊磊并沒有停車的意思。他拿出另外一部手機登錄上另一個網約車平臺,繼續接單。“附近不好停車,與其開著車兜兜轉轉找地方休息,還不如趁著周末單多,多賺點兒。”熊磊一邊說著,一邊踩著油門前進。

乘車的過程中,記者發現有很多網約車的駕駛位置前擺放有多個手機支架,他們接單的平臺不止一家,交替使用,大大增加了跑單量。

胡炳樺自2017年開始跑網約車。“那時候我5點出車,夜里一兩點鐘還不舍得收車。”月入過萬元,讓胡炳樺嘗到甜頭,但身體也隨即亮起了“紅燈”。

“跑車時,上廁所是一大難題。有衛生間的地方,經常找不到停車位,在路邊停車,又怕被開罰單。”時間久了,膀胱憋出了問題,胡炳樺不得不停下來,住院接受治療。

女司機對此有更多難言之隱。為了減少上廁所,女司機胡麗不得不盡量少喝水。比較好停車的快餐店、加油站、商場,成了她上廁所的優選,這難免要多耽誤一些時間。

近來,南昌氣溫驟降,在路旁等候乘客的網約車司機申亮卻顧不上寒冷,打開車窗四處張望,“等待乘客上車時,我都提心吊膽,生怕被拍到違章停車。”

剛吃過午飯,申亮輕車熟路地開進一個老舊小區。“抓緊休息,一個小時之內停車不收錢。”說完,他調整了一下座椅靠背準備休息。

如今,申亮對于停車不收費或限時收費的地方了如指掌。小區里、園區里、銀行邊,隨處都有可能成為他下一個歇腳的地方。

   原標題:“跑來跑去”的他們何時能不受堵不受懟?

下載津云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于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于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1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
优信彩票官网-欢迎您访问! 章丘市 | 专栏 | 宣威市 | 裕民县 | 兴宁市 | 牡丹江市 | 兴山县 | 武平县 | 望谟县 | 张北县 | 景洪市 | 石嘴山市 | 古交市 | 普兰县 | 新田县 | 延寿县 | 永仁县 | 达日县 | 乌拉特中旗 | 嘉祥县 | 玉山县 | 津市市 | 加查县 | 印江 | 永城市 | 东阿县 | 天津市 | 周宁县 | 清水河县 | 淮南市 | 洱源县 | 如东县 |